吵闹又飘忽的少女心

心灵像天空中自由飞翔小鸟一般灵活可爱的初级变态。

越来越不想玩微博了

以后有什么原创东西或者想吐槽的就发这吧……算是一个自己叨逼叨的地方

归(三国恋战记·孔花同人·短篇完)

    花拧紧水龙头,擦干水池里的碗碟,解下围裙走出厨房。

   “妈妈——”

    迎面跑来的是她9岁的儿子,手里拿着一张通知单。

   “啊,亮。怎么了吗?”

   “那个,明天是家长观摩的日子哟,这个是通知书,老师说要交给父母的。”

花爱怜地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知道了。要好好表现哦,话说下次的成绩再进步一点就好了呢。”

   “妈妈——”小男孩撒娇地嘟起嘴巴。

    亮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但是读书方面似乎不太行,成绩排名一直处于班里的中下游,偶尔花也会被班导叫去谈关于亮成绩的问题。

 

   ——跟另一个叫做亮的孩子完全不同。偶尔,花脑海中会浮现出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伴随着一个9岁左右男孩子的身影。那个孩子背着一个小小的行囊,头上总有一撮头发不听话地立着,聪明好学,头脑又好。但这画面与想法总是一闪而逝,花也从来没有在意。

   

   “我该希望你忘了我呢,还是记住我呢……诶呀,真是为难的选择。既自私地希望你能一直记着我,又希望你就这样忘记我幸福地生活。”黑发的青年微微弯着嘴角,眼神温柔又悲伤。他无力地跪在地上,眼睛朝着自己消失的方向——

    咦?

    消失?

    为什么我会知道他是谁……为什么我会知道我消失了……

   “师——”

    花呢喃着从梦中醒来,摸了摸脸颊,发现已经被泪水打湿了。

   “花?怎么了吗,做噩梦了?”

    身旁传来温柔的声音。是她的丈夫。

   “不是的……”并不是噩梦,是温柔又悲伤的梦,是总觉得自己忘记了重要的人的梦。

   “这样啊……那就继续睡吧。”男人起身把花抱在怀里,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发,“没事的,有我在呢。”

 

——————————————————————————————————————————

 

   似乎做了一个有点长的梦。梦里是久违的国度,久违的日常生活。自己嫁给了温柔的丈夫,养育着可爱的儿子,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在这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只是一段梦中的残像。

   ——令人悲伤,令人不安。

   花从梦中挣扎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个在梦里只是残像,却确实存在于自己眼前的,最重要的人。

  “哟,花。早上好。……你哭了呢。梦到什么了吗?”

   花没有回答,只是怔怔地盯着眼前温和笑着的青年。白色的外褂,不听话的一撮头发 ,带着点懒洋洋笑意的眼睛,以及他手持的竹简。

   见花不回答,孔明有些担心地走到床前摸了摸她的头发:“没事吧?是不是睡迷糊了?”随后猝不及防被花一把抱住。

   孔明一愣。不同于平常的拥抱,这次的花像是怕他消失一般紧紧地把他圈在怀里,像是害怕母亲消失的孩子。

   “……嗯。梦到了久违的东西。”花把脸埋在他的衣服里说,声音有点发闷。

   “……这样啊。”

   “在这里生活得有些久了呢,到梦里试着用了用冰箱,还看了电视,打了电玩,用煤气灶烧饭什么的。”闷闷的声音在继续。

   “……”完全听不懂。但是心情莫名地变得沉重了。还有一点点焦躁,“……是思乡病吗?”

   柔软的小脑袋在他怀里摇了摇。……真可爱,像小猫一样。

  “傻孩子……你想回去了吗?”也许终于还是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已经无法接受的一天到来。她哭着说她后悔了,想家,想要回去……他已经无法成为这个女孩留在这里的理由的那一天……

   糟了。如果是现在,自己根本没有自信能够放手啊。她要离开什么的根本想都不愿去想。

   如果她离开了……

   如果……

  “……师父,不,孔明……我跟你说……”

   ……不要说。嘴里冒出来的声音却是:“……嗯?我在听。”

  “我梦到我没能留下来。那本书的光芒在师父手中引导着我回到了我的国家。”

  “……嗯。”

  “我过得很幸福。嫁给了温柔的人,组建了温暖的家庭,过着平凡的每天。就像从来没有来到这里,从来没有遇见你一样。”

  “……”糟糕了。喉咙有点发堵。声音发不出来了。

  但是闷闷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是,梦中的我有时会梦到师父。但是想不起你是谁。做完关于师父的梦境之后还会哭。梦中的我,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叫做亮。但是跟小时候的师父完全不同,并不是一个聪明过人的孩子。然后……”

   他感到怀里的女孩抬起头来,对上了他的双眼。

  “然后我拼命醒过来了。——真是最糟糕的梦。那里有我曾经留恋的一切,但是唯独没有你。我接受不了,根本无法接受。所以哭着醒过来了……不要笑话我哦。”

   话音刚落,花就感到自己因为流泪略微肿胀的眼睛被吻了。温暖湿润的触感从左眼移到右眼,然后轻轻碰了她的嘴唇。

  “……你总是能说出让我高兴的话呢。”

  “咦?”

  “原来我还在想,如果你想家了,或者闹着要回娘家去该怎么办。像当初那样说让你想回去就回去一样的话,现在的我可说不出来。原来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你消失的那些年我一直在思念着你。现在想来当时还真是辛苦~但是从来不曾后悔。没有遇到过你的人生,从来不是我想要的。你能留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花看着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人的笑容。那笑容是从未有过的耀眼,好像全世界的满足都出现在了这张脸上。

   “再说一次,欢迎回来,花。”

   “那个啊……我想,刚才的梦,不会再做了哦。”

   “嗯。”

    带着泪痕的少女脸上绽放的笑容美丽如花。

   “孔明也,不用再担心了哦。”

   “……不,梦的话做多少次都好。就算你有一天想要回去,找到了回去的方法,我也一定会把你留下来的。这次不是开玩笑。”

 

   “我说,一大早你们可以不要那么闪耀吗。”芙蓉姬收回已经踏进孔明勤务室内的一只脚,一脸无法直视的表情看着满脸傻笑的新婚夫妇,也是工作搭档的二人。

   “啊……有么?”花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有哦,像傻瓜一样的脸,蠢透了。好歹你们是我方的军师啊,顶着一张蠢脸的话士气可是会低落的,快想想办法。”芙蓉姬一脸受不了的样子挥了挥手,“话说你对那个孔明先生做了什么……那个人可是从来不在人前露出那副表情的……亲眼看见之前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

   “什么都没……”

   “芙蓉姬,这样随便打听别人夫妇间的秘密可不好。”顶着一撮呆毛的军师先生走上前,揽过妻子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已经调整正常,“还是说,你想重温一下上次‘愚人节’的美好回忆?”

   “那个还是算了,容我谢绝。失礼了,我先行告退。”芙蓉姬立刻转头,以逃一般的速度离开了。

 

   他到底对芙蓉姬他们做了什么……花看着夫君偶尔展露的腹黑微笑,默默猜测。这个人绝对是玄德军中最强人物……毫不怀疑他有能把她一直留在身边的能力。

   不过得出这个结论的花反而觉得安心。

   自己就是他的归处,他亦是她的归处。

 

 

————————————————————————

三国恋够冷,所以硬是产出了一小片大腿肉【哭

大腿肉能充饥但是不够吃啊什么时候能吃到别人的大腿肉啊啊TAT

LOFTER太空了丢点东西上来……虽然都是破烂但总比神马都木有强,捂脸。

每次反省都觉得要对父母和人生道歉并自裁以谢

我特么真应该反省,各种反省。

纵观各位机油以及朋友、同学,没有一个把日子过成我这样的。

总而言之反省点就是:不坚持,不努力。

回想一下我做过的所有事情,不管是工作学习还是爱好,只要坚持了都会比现在的境况好。只要再努力一点、再坚持一下,或许会走上完全不同于现在的道路。

哈哈哈哈但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再怎么样已经是废渣一粒,扶不上墙的烂泥一滩。

也许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努力做趁现在还不晚的事情吧。希望还来得及。

论大龄青年的相亲与表白(全职同人 CP魏果)

1.

陈果感觉老魏这几天有点不太对劲。

具体表现为他经常看着自己发愣,然后又时不时地叹气摇头,这些小动作弄得陈果有点不太爽,直接问老魏本人他又什么都不说借口抽烟遁走。

她有点纳闷,要知道兴欣战队风气就是老板战队一家亲,大家除非必要场合平常都相处得像兄弟姐妹一样,对陈果该开玩笑开玩笑该吐槽吐槽从来没有藏着掖着的事儿,老板自己也挺习惯这种气氛。老魏跟陈果虽没有唐柔关系亲近但也是一路走来的同志情谊,这突然的态度转变让陈果想破头也不明白老魏在想什么。

问叶修,这时候他倒是拿出了大神风范高深莫测一笑:“这老小子终于开窍了哦——不过我可什么都不能告诉你”,然后摸出一根烟点上。那欠扁的态度让陈果差点忍不住用拖鞋砸他。

 

好在陈果脑子里的疑问并没有存续多久,老魏就自己交代了。

 

某个兴欣主场比赛结束后的晚上,一行人下了车正往自家住处走,老魏凑过来:“老板一会有空么?”

陈果想了想:“除了回去休息也没什么事了,怎么?”

“那要不要一起去吃夜宵?”

“……不是吧你,打完比赛不累么?今天貌似你团队赛上场了吧?年纪一把了要注意身体啊!”作为老板,陈果是很关心战队成员的身体状况的,特别是对于成员中最“老”的一员老将。

“没事,咱是谁啊,区区小比赛根本造不成啥影响。”老魏打了个哈哈,“怎么样啊去不去?我知道一地方的片儿川超棒,不去可惜啊!”

“有吃的?哪里?”包子一听夜宵也凑过来,“老魏老魏你不能偏心啊!有好吃的不能光请老板,也要请我们!”

“包子先别急,老魏和老板没准是要说事呢,”叶修大神闪亮救场,“再说先让老板尝尝,如果真好吃的话相信老魏下次会请咱好好吃一顿的。”

“……好吧,”陈果终于发话了,她今晚本来就没怎么吃饭,说着说着还真有些饿,“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要请客的份儿上……我还要吃蟹黄小汤包和核桃冻。”

 

小吃铺里,陈果埋头与食物战得正酣。魏琛则一边慢慢地吃一边若有所思地盯着陈果瞧。

“老板,那啥,我妈最近让我回趟家。”老魏开口。

“哦。”果然这里的片儿川很棒,汤超级好喝啊。陈果想。

“她唠叨我很久了,我想着出门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看看。”

“哦。”面的口感也很好——合着这家伙这几天吞吞吐吐是想着请假呢,这也太客气了吧不像老魏平时做派啊。

“其实吧……她这次是叫我回去相亲的。我都推了好多次了,这次我妈说了我要是再不回去相个亲她就不认我。”

“……哦。”陈果终于从食物中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人,“你也三十多了,确实该相个亲结个婚什么的。”

“可是我最近突然发现吧……”一向没下限说什么都毫不脸红的老魏竟然显得有一点点不好意思,“我挺喜欢你的,我就跟我妈说我有女朋友了。”

“…………………………”

“嘿,老板?老板?”老魏叫了两声,伸手在陈果眼前挥了挥,“……不是吧,断电了?”

“……我先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这么困啊哈哈哈老魏你留下别忘了结账。”陈果扔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站起来落荒而逃,全然不顾自己刚才在内心盛赞过的片儿川还剩半碗而自己说想吃的小汤包还没上来。扭头看了看陈大老板迅速消失的身影,魏琛同志摸着胡茬喃喃自语:“不应该啊,这么容易就给吓跑了?”

 

2.

“失误,失误啊~”

叶修正在自己房间里研究当天的比赛视频,听到有人敲门,一开门就看见老魏叼着根烟双眼略带迷茫嘴里还翻来覆去喃喃着这么一句话。思考了几秒钟叶修果断决定关门,但为时已晚,老魏已经用脚顶住门一个错身闪进了房里。

“先说好,我这可不是什么大龄青年婚恋心理咨询所。看你这样,八成在老板娘那儿碰了个钉子吧?”叶修把门关上也叼了根烟,回头问。

“……你小子怎么知道老夫找你是为这事儿?”老魏一屁股坐在床上,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斜眼看着叶修。

“很简单,你约老板娘出去并且不想别人跟着,过一阵老板娘回来了还走得虎虎生风那鞋跟把地板踩得咔咔响,然后过了没多久你就带着一副小狗般的表情敲我门,有大脑能思考的都知道发生了些啥。”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格外地欠扁呢。”

“因为我猜中了你告白失败的事儿呗。”

“滚。”老魏郁闷,“老夫还没失败呢好不好,老板她也没说拒绝。”

“果然,不愧是你啊!死皮赖脸不肯面对现实。”叶修感叹。

“滚滚滚。”老魏更郁闷了,他本来是来找叶修支招的,怎么反被这家伙好一通刺激搞得这么憋屈呢?

“说真的,想拿下咱老板吧,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大概是看老魏确实郁闷得不行,叶修的语气也带了几分认真。

“你就别绕弯子了,有话直说。”

“其实吧,想一想咱们跟老板的成长经历还有点像。”叶修也弹了下烟灰,“她是十几岁就继承了网吧开始做生意,咱们几位呢都是十几岁开始职业选手生涯不停地琢磨荣耀,一般小孩儿懵懵懂懂开始注意异性的时候咱们却都已经有了必须要为之努力、并且会耗费绝大部分精力的事。”

“然后呢?”老魏问。

“我的意思就是,你虽然三十多了却没什么像样的恋爱经历,也许老板那边也一样。最近你刚刚开了窍想跟她开始,总得也给她点反应和开窍的时间吧?”

“滚,谁说老夫没有像样的恋爱经历!”老魏反驳,“想当年……”

“得了,留着你的感情史跟老板坦白吧,如果你最终能告白成功的话。”叶修赶紧截住话头表示对老魏的恋爱过往不感兴趣,“总之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这毕竟是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去。”


© 吵闹又飘忽的少女心 | Powered by LOFTER